标王 热搜: 注册投资公司的条件  融资租赁公司注册  融资租赁  商业保理公司注册  投资咨询  融资租赁注册  三证合一  怎样注册公司  上海投资管理公司转让  投资公司的经营范围 
六间房12-19到期12-19到期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公司注册 » 正文

答猜啥肖《十里珠帘待日西,风流千载忆僧施》打一生肖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1-03  浏览次数:339
核心提示:【大资本】本公司开业1975年到现在.恭贺个位新老会员来本站注册有彩金.新注册送88元.新老用户首冲100送18,300送38,500送58,10
 【大资本】本公司开业1975年到现在.恭贺个位新老会员来本站注册有彩金.新注册送88元.

新老用户首冲100送18,300送38,500送58,1000送138,5000送288,10000送588.

导师+微信【wqh56568】QQ【3073192742】欢迎领取彩金???

核心提示:【一次合作,财源广进.请添加我们导师给你提供资料】

注册邀请必填38838期期免费提供6合彩资料,永不收费,赶紧行动起来

请加微信wqh56568

 刚刚解读《悲冷悽苦打一生肖》是什么生肖《悲冷悽苦》指什么动物
##123#加导师扣-Q 或 威-信【wqh56568】分享两宵一马

##123琪加导师扣-Q 或 威-信【ygai1234567890】du家资料解析

精.准.肖.码.免.费.分.享,已连准多期,期待您的加入!

122:[够.兔] 开:狗26—验证无误

121:[牛.羊] 开:羊17—验证无误

120:[猴.鼠] 开:鼠48—验证无误

119:[鼠.鸡] 开:鼠24—验证无误

118:[龙.虎] 开:龙32—验证无误

117:[虎.猪] 开:猪25—验证无误

116:[猪.狗] 开:猪49—验证无误

115:[龙.兔] 开:龙44—验证无误

114:[猴.蛇] 开:猴16—验证无误

113:[龙.牛] 开:龙44—验证无误

112:[兔.马] 开:兔33—验证无误

111:[狗.猴] 开:猴04—验证无误
导师指导,五分,B家乐.飞挺084929点com
天天比工资搞,
每天可以赚1000元以上的技术,请加微信【ygai1234567890】
有喜好的可以加导师.微信QQ学习学习.参考参考
因为热爱,所以专业坚持,所以专业期期免费领取各类资料,永不收费!承诺保证让各位朋友都可以赚到钱!
有喜好的可以加微信QQ学习学习.参考参考
.
.    [第1章  弟一卷  男女之事]

    第97节  第九十七章  先发制人

    周四九下班回来了,看到浑身湿漉漉的秦二柱,大惊失色的说:“我说秦哥,你做什么剧烈运动了,搞的浑身都湿透了……诶,你胳膊上的麒麟是怎么回事,什么时候纹的?真好看啊,太有大哥范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这个纹路了?”秦二柱惊讶的说,从周四九眼中看到钦羡的眼光,他得到了证实,果然除了他以外,现在这个纹路别人也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四海麒麟出世,就意味着秦二柱将会不生不灭,那岂不就是像是神一样的存在?

    秦二柱乐了,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“跟个落汤鸡似的还一个劲的傻笑,秦哥,你该不会是疯了吧?”周四九上前还伸出手试探了一下秦二柱的脑门,被秦二柱一下子拍掉了他的狗爪子。

    “还说我像落汤鸡,变成落汤鸡还不是因为你,若不是因为当你的替身去什么诊疗所我至于浑身湿漉漉的?!”秦二柱一股脑把去诊所的所见所闻还有路上的事和周四九讲了,唯独隐瞒了四海麒麟帮助他死里脱险的事。

    听完秦二柱的话,周四九高挑拇指,更加崇拜秦二柱了:“我说行啊哥,你不但活着逃出来了还救了梁玉,你要前途无量了!”

    梁玉是什么人,是市长的妹妹,救了她不跟救了市长一样,以后不升官得到优先照顾才怪。

    周四九现在有些恨自己,早知道路上会出现刹车失灵落水的事,他一定自己去不用秦二柱替他,这样救梁玉的是他,将来升官的也是他……

    秦二柱拍了一下在幻想中发愣的周四九,看出了他的心思:“就你这样的,你认为你陪着梁玉去了,你会救她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额,这……说不定。”周四九说话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你自己也搭里面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那种情况下,没有四海麒麟帮忙,秦二柱都无法保证救出自己,又怎么能救出梁玉,显然现在周四九是在说大话。

    “总之哥你说你救了梁玉,以后是不是发达了。”周四九岔开话题,他搂住秦二柱的肩膀,拍了拍:“你以后可千万别忘记了老弟我,若不是我不去,你上哪有这么好的机会!”

    秦二柱懒懒的看了一眼装逼的周四九,接着沉着脸说道:“发达了?你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不让我发达?早上梁玉开车接我,下楼要去见她时遇到了陈晖。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三番五次总来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他,谭文现在不耐烦了,难保狗急跳墙,只怕没有几天安定日子可过了。”秦二柱眼睛转了转,回来以后他又有想这件事,与其等谭文出击,不如先发制人:“所以我们要赶在他前面,先灭了他的气焰。”

    周四九通过这么多事情,太了解秦二柱了,他觉得秦二柱主意多,这回一定是有主意了,所以秦二柱才和他开口。

    “秦哥,有什么需要我的事,你尽管跟我说,为了你我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秦二柱心里冷笑,万死不辞,只怕人家几叠钞票就让他忘了他,不过他现在还用得着他:“我要你出卖我!”

    “嘎,你……你说啥?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。”周四九一惊,满脸的疑惑,秦二柱不是疯了吧,怎么让他出卖他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说,我的计划是这样的,谭文我们指定是要惹的,就算我们不惹他,他也会出手,我听说他叔在薛阳屯开了个养猪场,明地里这养猪场是他叔开的,实际上zui大的股东是他爹,而他爹的钱是哪里来的?”关于这些消息,实际上都是秦二柱用读心术读到的,zui近他的读心术又升级了一个阶段,能解读想要解读的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也是谭文?他投资养猪场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钱当然要投资,不然他贪污的那些钱都放到银行里,万一上面查下来,一笔笔巨款怎么解释?”秦二柱还挺佩服谭文,想到这么个掩饰自己银行出入的办法:“所以他得贿赂都是拿现金,不入银行,全部拿去投资,猪场只是他投资的其中一项。”

    周四九点点头,心说秦二柱知道的还真多,也不知道怎么淘弄来的,以后自己可千万别和他作对,不然吃不了兜着走都是小事,以秦二柱的手段还不得把他给废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去……”秦二柱把他的计划娓娓道来,听得周四九一个劲的较好,两人正谈着,外面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周四九不耐烦的开了门,一看外面是谭文,立即毕恭毕敬的,把他给请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谭秘书长来了,快请坐,抽支烟吧!”秦二柱掏出了烟盒,给谭文和陈晖分别递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了沙发上,周四九去给他们端茶水。

    “秦镇长真的是忙啊,如果不是我亲自来又堵到了你家门口,只怕真的就见不着你的面啊。”谭文一出口就是兴师问罪,不过秦二柱笑笑,什么都不解释,谭文也不想就此事过多谈论,给了陈晖一个眼神,陈晖从公文包掏出了一个文件甩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秦二柱拿起那份文件,看了两眼,其实这份文件和吴水秀给他偷出来那份一模一样:“谭秘书长的意思我明白,不过这件事也太强人所难了,如果我和你一起做了这件事,一旦被查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查出来我顶着!”谭文是死了心的要让秦二柱和他合作。

    “谭秘书长你话说的好听,怕是等到那个时候,一切责任都会被推到我的身上了吧?”秦二柱言下之意就是拒绝谭文了。

    陈晖看了一眼谭文的脸色,转过脸来皮笑肉不笑的要挟秦二柱:“秦镇长,那你以为你拒绝了,你就可以跳出事外?我告诉你,自从谭秘书长叫我把这件事告诉你,还有你刚才看到了文件……单凭这三件事其中的一件,你就不能是旁观者了,我希望秦镇长你明白,别等出事了才怪谭秘书长对你无情!”

    “那我秦二柱和你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不是我不贪污,但是要贪污也不能找你这样的合作伙伴,否则万一我跟郑小刚的下场一样怎么办?是,我秦二柱没读过几年书,可也清楚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。”秦二柱把自己的意思已经说明确了,然后冷下脸来:“谭秘书长没有什么事了吧?那我还有事情要忙,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周四九听着秦二柱的话音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谭文恼火的咬了咬牙,一锤桌子,想要说什么,却没有把话说出口,恶狠狠的看了秦二柱一眼,就和陈晖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谭文从秦二柱家离开以后,不过是几天时间,县里就召开会议。

    这场会议一想就知道来者不善,恐怕是一个鸿门宴,但秦二柱还是去了,他倒是很想看看谭文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会议上谭文话题总是围绕着水库的事情,而县长什么也没说,把发言的事情都交给了谭文,看样子像是早就串通好了的。

    官官相护,如果谭文想贪污,那么他上边指定有帮着他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秦二柱无所畏惧,因为他现在已经认识了梁玉,相比陈晖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谭文,就算谭文恼羞成怒,顶多是为难他不会真的拿他开刀,当然秦二柱也不会给谭文让他拿自己开刀的机会。

    前两天秦二柱亲自去了薛阳屯,到了谭文从那里投资的猪场周围便服的转了转,发现离猪场不远处有个河沟,有很多污水排在里面,但是前面有很多树,把那个河沟挡上了,只有站在山坡上的时候才能看清楚河沟的全貌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虽然没有风,但是那股子臭气四处蔓延着,即便是路过的人也受不了那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秦二柱还打听到了薛阳屯的村民,他们因为这个养猪场排放污水都已经没有水喝了,全村全靠着送水车的自来水活着,村里代表没少去县里找人,奈何这猪场的后台太硬,他们只能回来,猪场传出的臭气薰了他们三个夏天,眼瞅着讨说法的事没了音讯。

    回来以后秦二柱针对这件事做了文章,他想如果把梁玉带到那里去,让她知道那里的事,会不会就会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波。

    谭文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,他忽然话锋一转:“我和县长商量了一下,以后各镇就按照前面我说过的计划去办,至于秦镇长,我另有安排,秦镇长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听。”听到谭文喊自己,秦二柱淡淡的的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董家庄归你管,上级下过命令说让你把其他的事情暂时放一放,先主要侧重于董家庄水库动迁移民费发放的事,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能办好吗?”

    秦二柱点点头,心想这哪是上级命令,恐怕是谭文特意给他申请的苦差事:“谭秘书长让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秦二柱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收起你那乡野懒散的性子,给我好好回答!”谭文啪的拍了一下桌面,震得他面前放着的水杯里的水泛出涟漪。

    “我话中什么意思,谭秘书长应该比我清楚,放心,既然上级安排了,我一定会做好,毕竟移民费发放不是一件小事,上级把这份工作交给我,是对我人品信任。”秦二柱不卑不亢,他现在用不着看谭文脸色行事,他也不指望着有什么事能用上谭文:“当然谭秘书长更相信我的人品,所以才向上面大力的举荐我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,不会像某些人那样打动迁费的歪脑筋。
.
 
 
[ 新闻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 
中龙网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皖ICP备17001591号-2
 
积分服务
微信客服
客服:yzl528354043
工作时间
工作日:9:30-18:00